karoson_莎

想成为陪伴你到最后的人。

栀子花与白花瓣1

1
潇潇喜爱花,因此在她不大的阁院里种了五五六六,差不多十种花。
花儿喜湿爱水,潇潇便每天提着刘姥姥给的铁碗去给花儿浇水。每日忙的不亦乐乎。
亦然的书房就正好在潇潇阁院楼下,每日噼里啪啦好一顿吵闹,亦然自然是无法思考。
这日,亦然正准备上楼去看看何故如此吵闹,就听到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打开门只见一樱桃粉红妆容的女子蹙着眉看他。
“先生,先生,我的花落单您家亭口中间了,可否让我去采回来?”
亦然回头看门外的亭院,还真的有朵白花。
“你若是想要这花不如,留下诗歌给我,让我好生记下这花,这时,这景啊。”

那些睡前的古言故事——1

庆峰三十二年,太子时裕看到一堆人搬着大小箱子进出东宫,他微皱眉头。
  身旁比他还小三岁的太监机灵的很,立刻低头问道。
  “太子殿下,要不让他们先退出去。”
  “退出去干嘛?他们再吵也超不过那丫头”
  小太监叹气,这已经是太子殿下今天第三次提到那位叫南萱的姑娘了。
  “那个,他们搬这些东西做什么?”
  “太子殿下,他们搬这些是要移开位置,替您办指婚典礼。”
  “噢?是吗,我倒是忘了。”时裕低着头微微眯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这位十八的太子已经博览众书,诸多太傅都自叹不如,纷纷退下去请求告老还乡。
  可这太子也超乎常人,收了一名女子做徒弟,教她看书识字,这女子也身份神秘,皇上皇后知道这事后也不反对,任由他俩每天朝夕相处一起学习。
  只是,这几天,那个南萱姑娘说病了,说不来东宫学习了。恰好,这几天民间在传太子颁布指婚大典的消息。
 
  “那个,时!!!!”突然一声音冲了出来。
  小太监自动退了下去。
  “太子殿下,今天学什么?”那女孩站在大门口中间不肯进来。
  “你先进来我再告诉你要学什么。”
   半响, 那女孩仍不动。
  “看来,生一场病后连为师的话都不听了”
  “是啊,师傅都要成亲了,我这个徒弟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那女子走近,面容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皮肤皎白,玲珑的五官衬着那仿佛如西边进贡来的葡萄般的黑瞳。让人初见便离不开眼。
   她倒也不怕,瞪着眼睛,鼓起嘴巴,让人分不清这是不是单纯的抱怨。
  时裕缓缓走下台阶,走近她,想伸出手,她却向后退了一步。
  “为师认识你九载,今天倒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害怕。”他笑。
  “没有害怕,只是怕这病疾传给了你。”
  “师傅,今天我们继续练字好不?”南萱走开,主动来到书砚旁。
  “你想抄什么?”
  “兰亭集序吧。”南萱头都没抬。
  时裕心里好气又好笑,这丫头说是病了,可这认真的劲看上去哪里像病了?
“师傅,我今天想吃糖醋鱼。”
“你病了,不能吃寒凉的东西。”
“师傅,我想吃酱香鸡腿。”
“鸡肉燥,不要多吃。”
  南萱叹口气,看着外面天色幽蓝,越来越晚。
  御膳房的人走进内厅摆设餐具。南萱小跑了出去。
  小太监传膳的口号还没来得及叫,就看到南萱小丫头跑了进来。
  “哇。”桌面上摆了糖醋鱼和鸡腿还有鸡蛋羹,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她正动筷子准备尝试,看了看周围,又放下了筷子。

  时裕看着她欢脱的跑出去,他也停下手上的工作,将书砚的东西摆整齐后,顺便看了看南萱的书砚,她那宣纸上只写了永和九年几个字,后面画的全是大大小小的圆。
  他微蹙眉,将宣纸放回原来的位置。
  走进内厅的时候就听到南萱和奴婢的对话。
  “南萱姑娘,这汤就让奴婢盛吧。”
  “不用不用,你们盛的汤都没把上面的浮油去掉。太子殿下喜淡,这汤以后别炖太久了。”
  “太子殿下。”奴婢退后。
  南萱看了看背后。顿时没了声音。
  “今天怎么不自己先吃?”
  “师傅为我准备了这么多菜当然要等师傅嘛。”说着南萱向身后挥挥手,奴婢们就全退下去,只留下他俩自个儿用膳。
  “师傅来吃肉。”南萱将鱼中间那块无刺鱼肉往他碗里夹。
    时裕似乎很享受这种待遇,竟没有追究作业的事。
  南萱看着他,又看了看这周围陪伴她从八岁到十七岁的环境。心里满满的话说不出来,这些山珍海味都让人食之无味了。
  “师傅,你见过师母吗?”
  时裕夹菜的手顿了顿。
  “见过。”
  “师母漂亮吗?”
  时裕瞄了她一眼。
  “嗯。”
  “师傅喜欢什么性格的姑娘啊?”
  “随和一点就好。”
  “聪明一点就好。”
    南萱不说话了,将头微微垂下。
  “那你呢?你也长大了,有没有想过以后干些什么?”
  “我就想找个普通一点的,过平常一点的日子。平凡是福嘛。”
  南萱觉得此时此刻微笑真的是件很痛苦很痛苦的事情,可她还是提起嘴角给了时裕一个大大的微笑。
  “师傅,真的很谢谢这么多年一直给我吃给我穿的,让我一点苦都没吃。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诶,好像也不对。”
  “太子殿下,南萱明天就不再来了,我找了个织布活,俸禄也不错… ”南萱看着他脸色渐渐黑下来,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父皇还有奏折让我看。”时裕甩袖子就走了。
  南萱看他走后,也没久留,乘天色还未全暗,她便一个人回了家。
  走出紫荆城天色已经全暗,偶尔能看到一些红色的小光在移动,那是小太监们在巡查。
  她已经很久没有一个人走回家了,往日都是时裕派人抬轿送她回家。可,现在,她已经不愿享受这样的福利了,因为,他快成亲了。
  徒弟喜欢上师傅是万万不能的,早知会难过,不如早些断了联系。
 
  南萱回到家一个人都没有,爹爹在桌上留在一张纸条,说他和娘一起去外地游玩。
  南萱的爹爹是个小小的县长,来去自如,只不过这次没打一声招呼就走倒还是第一次。
  南萱放下纸条,看着院子空空的,心也空空的。
  纺织活比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她只会简单的图案,可不巧,没几天机器就坏了,她不得不停下来,等师傅过来帮她修理。
  手上没事干了,闲的无聊,南萱拿出本子继续抄写兰亭集序,她的字比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看了很多,这多亏了时裕,不,是太子殿下。
  底下的婢女病了,南萱让她回去歇几天,这下院子里一个人都看不到了,街上最近也不太安定,说是有贼,专门去独居的女子家偷窃。
  南萱自是不怕的,家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况且自己还会一点功夫,一个贼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一到夜里,万物俱静的时候,南萱还是害怕的捂着被子锁上门一个晚上都没睡。
  她决定了,晚上不休息,白天等管家来了就开始睡。
  付诸行动第一天,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南萱感觉什么东西驻在门口,可实在太困了,她没睁开眼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黄昏,用完膳,管家还站在门口没走。
  “管家,怎么了?”
  “小姐,今天太子殿下来看你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他…他来干什么”
  “今天太子殿下亲自去城口接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贵宾,路经咱府上就进来了。”
  “我和太子殿下说小姐在睡觉,可太子殿下还是闯进去了。”管家看着南萱越来越黑的脸断断续续的把话叙述完了。
  “师傅应该没什么事。管家你应该把我叫醒来的。”
  我真的太久太久没见到那个人了。
  南萱叹口气。
  “不过也没事,见不到也好。”南萱对着管家微微一笑。
  南萱总觉得闷,一个人坐在小亭子里看着星星。
  “小姐,要不进去坐吧,天凉了。”婢女在旁唠叨着。
  “可我觉得屋里很闷啊。”南萱托着下巴。
  “小姐!!”管家急匆匆跑上来。
  “我等下就进去,管家你先回去吧。”
  “小姐!太子殿下传话说让你今晚上他那儿。”
  “啥?”南萱立刻站起来。
  “轿子都来了,您快去吧。”
  “都这么晚了,我去那干嘛?”南萱又坐下。
  “小姐你快去吧,再不去太子殿下责备起来……如今老爷又不在,小姐你就听话吧”
  “我又不是真的不去,管家你今晚看好家,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南萱匆匆忙忙上了轿子。
  她透过帘子看到外面的圆月,路上已经很寂静了,时裕这时召她去到底要干嘛?
  轿子在东宫停下,南萱刚走出帘子,里面的婢女就匆匆跑了出来。
  “南萱姑娘!你终于来了。”
  “呵呵,是啊。”南萱被她们簇拥着反倒有些难为情。
  “南萱姑娘都好久没来了呢!奴婢们准备了羊奶糕,南萱姑娘用膳没?”
  “用了,用了。”南萱从她们摆摆手。
  “太子殿下呢?”南萱走进殿里一个人都没有。
  “太子殿下从接客回来就一直在金銮殿没回来,可能是皇上留他在那了吧。”
  “噢。”南萱低下头。
  “那…那个呢?那几个大箱子是什么?”
  “噢,那个是指婚大典上要用的礼装。”
  “那几个箱子堆那么高就不怕掉下来么?”南萱咀嚼着羊奶糕。
  “把我的书砚移开不就够位置放东西了嘛,你们笨你们主子也不聪明啊。”
  婢女自是听出了南萱的埋怨,忙不迭送上茶水。
  “南萱姑娘可是误会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说南萱姑娘的东西除非是太子殿下自己,别人可是碰都不能碰的呢。”
  南萱放下糕点,看了眼那书砚上堆放整齐的宣纸,以及那已经磨研好的墨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萱姑娘已经戌时了,不如先去沐浴吧”
  “不用了,我等他回来,看他想说什么。”
  “南萱姑娘,是太子殿下吩咐的,要帮您沐浴。”
  “啊?为什么啊?我…我浑身干净着呢!”南萱激动的恨不得现在就冲去金銮殿把时裕抓回来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算了,洗就洗吧。”南萱跟她去了内堂。
  这一泡也真是久的,直到婢女服侍她去床上,时裕还没来。
  “怎么还没来?”南萱在床上叨叨了半天,垂放的头发都干了。
  “南萱姑娘。”一个年纪稍长的嬷嬷走了过来。
  “太子殿下已经歇下了,您也快休息吧。”
  “不是吧?时裕他!呃…师傅他什么意思啊?我都等他这么久了!”南萱一急,打算从床上起来。
  “南萱姑娘,你衣服如此单薄,宫里人多眼杂,你这样横穿太子殿下的房内,实为不妥。且…”那婢女望了望四周。
  “太子殿下说他今晚乏了。”那婢女凑到南萱耳边。
  “今晚太子殿下回来,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南萱姑娘,您既然来了就好好在这歇着,明早太子殿下一定会来找你的。”
  “咳,我…我也乏了,你们快去歇着吧,不用服侍我了,帮我留下一盏灯就好了。”
  “是。”那个昏昏欲睡的婢女立刻醒过来,留下一盏灯后急忙退出了屋子。
  南萱躺在床上,看着那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轻轻晃动的床纱,听着外面逐渐静下来的脚步声。
  她起身,披上披肩,借着弱光重新点了一盏灯,缓缓走出屋子。
  她时不时回头看看,确定没人后才绕着小径走去她想去的地方。
  南萱放慢脚步,看着不远处的那个背影,不由提起了嘴角。
  果然,时裕在这。
  时裕只要有不开心的事就会来这个亭子。现在想想,自己难过时躲到亭子里偷偷抹眼泪的习惯大概也是跟他学的吧。
  “你一个人提着灯过来就不怕别人发现吗”
   呃…果然是师傅啊。背对着都能认出她。
  “你放心,这一路上都没人。”
  “那你这么晚还不睡过来干什么?你管家可是和我说你这几个晚上都没睡,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走来走去是怕家里来贼了好不好!而且我白天有睡觉好不好!南萱鼓起嘴巴,内心想说想抱怨的话都快要涌出来了。
  “父皇今晚找过我了。”
  “嗯?”
  “辽江最近旱灾,西域那边也不稳定,宁将军伤还没好不能上战,父皇身体近来也不太妙。父皇说很快就要扶正我。”时裕的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倒是南萱,听了内心一震,这个她亲眼看他封太子的人竟然会如此快的成为庆峰的第三代王。他身上有她想不到的压力,有她看不透的使命,儿女情长怎能成形?
  南萱在树影的遮蔽下看着他浸深在月光中,而她心疼的只能咬紧嘴唇,什么都做不了。
  “时裕,会过去的。”
  时裕只是微微摇头,转过身面对着她。
  那是南萱从未看到过的神情,月光映衬着他俊朗的轮廓更加苍白,他无助的看着她,他明明就在等着她的回答…
  一阵风刮过,蜡油本不多,微微弱弱的一下就被吹灭了。
  南萱扔掉灯笼,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时裕面前,踮起脚搂住他脖子,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拥抱着他。
  时裕震惊的看着怀里这温软的女孩,他轻轻拍拍她的背。
  “南萱我没事,你别哭。”时裕的语气更加触动南萱的泪点。
  “对不起,时裕,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的。”
  时裕嘴角浮起一丝的无奈。
  “我做错太多了…你一直教我尊师爱友,教我写我的名字,教我你是我师傅,要尊重你,可我,我什么都没学会你就要成亲了,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不只是因为你是我师傅啊…”
  “我知道不对,我知道自己犯了大忌,如果就此成陌路我也不会埋怨你的…”南萱说完已经哭的不行了。
  “来,南萱。你先放手。”时裕放开她搂着自己的手。
  看着南萱那似葡仁般的大眼因泪水的打湿而红彤彤的,时裕心疼的无可复加。
  这个傻丫头终究还是没能懂他的心思啊。
  “南萱,你先别哭……别哭啦。”
  “我,我也不想哭的啊。”刚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时裕哭笑不得。
  南萱看他略有讥笑的表情,更是觉得心里委屈,眼泪流的速度就更快了。
  泪水模糊视线间,感觉有什么东西触到了自己的嘴唇。
  她用力眨眨眼睛,就看到时裕那放大的脸,以及他因闭上眼睛而颤动的密长睫毛。
  他吻了自己……
  南萱立刻止住了哭泣,向后退了一步。
  唇间离开。
  “南萱,做我太子妃吧。”空气中传来了他的声音。
  南萱毫不掩饰她的惊愕,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我刚才不是说叫你别哭了吗?”时裕靠近她,摸摸她的头。
  “你个坏人!”南萱举起拳头就往他胸口捶去。
  时裕也不恼火,趁机握住她的手,轻轻帮她擦干她眼角还余存的泪。
  “南萱,你怪我怨我骂我打我都好,不要轻易说离开就离开好吗?”
  “嗯嗯。”南萱伸出手抱住他的腰将眼泪鼻涕全擦在他衣袍上。
  “来,我们坐下,我有事和你说。”
  “嗯嗯。”南萱哭累了,依靠着他坐下。
(明晚更新,晚安啦,摆渡人们。爱你们哟!)

真心和坚持终会引领我们到该去的地方。——易烊.暖男.千玺

给正在努力上班的宝宝一个哈特♡

一个人的强大,
不是看他能做多少,
而是看他能承担多少。
带上你的梦想,
我们永远在一起,走好久好久。

【千我】回忆之前,离别之后(6)


                     6
  怀着各种煎熬,度过了这次元旦假日。
  谁都不是谁,不可能切身体会,也不可以随意判断。
  面对他,我的笑容就越加尴尬。
  “你不舒服吗?”千玺问的很隐晦。
  “没有!没有…”我声音低了下去。这家伙,是以为我来大姨妈了么?
   “千玺!你的字好看。帮我们写一下黑板报!”教室后面的小伙伴唤着。
  “诶!”千玺马上往后面的椅子上一站。看起来威武极了。
  我也和周围的人一起看千玺写字。
  黑板是从左上角开始写的。
  才一米五几的千玺要踮起脚才能写到。可能是累了。他的手肘开始颤抖。
  我在他后面看着他,生怕底下的人没有扶稳他会摔下来。
  “这字写直了吗?”千玺回头看我们。
  我回过神来。看着他手握粉笔,眼睛里有忽闪过的光。嘴角有米粒大小的梨涡。
  我很大声地回到“好好看!易烊千玺!你太棒了!”
  我刚说完全班就笑了。
  他也笑了。
  我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就释怀了。
  怀有梦想的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被我们当成了怪人?

 
  很快就是期末考,体育也要考。
  当老师说到要测试八百米长跑的时候,我看到女班长的眼睛颤了下,全身开始抖起来。
  看到这个细节的不止是我,还有千玺。
  放学后,我俩问了女班长才知道她小学参加校运会跑步摔倒后就不敢再跑步了。
  我和千玺对视。
  “其实跑步很简单的。我做你的老师教你跑吧。”千玺朝我看一眼。
  “我也是老师!我们陪你,不要怕。”我揽起班长的手。
 
  我没有想到的是千玺,他第二天给了我俩一张逃跑计划。
  比如怎么摆手臂会快,腿要怎么拐着跑才不会摔倒。
  我看着他在操场上像个小傻子一样的比划动作就好笑。
  直到多年后,看到他在某综艺节目上逃跑获得最终胜利冠军的时候,我相信了。

   放学留下来训练这件事,只有我们三知道。
  班长比之前进步了不少。可以独自跑完全程。
  在她进步的过程中,我和千玺也瘦了不少。
  我俩坐在草地看着班长跑步。冬日的天空永远都是阴沉沉的,积累着云朵,准备降一场雪。
  “千玺,你有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候啊?”我转过头看他。
  他眼睛定住看我,紧接着就低着头笑了“其实,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能够给我点时间思考。”
  他的话太深沉了,和平时那个擅长讲冷笑话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我似乎跟不上他了。
  “溪雨,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弟弟了!”千玺说着眼睛都发光。
  “弟弟?你做哥哥啦!恭喜恭喜。”
  “其实,我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弟弟妹妹。”他的眼神望向远处,看不到任何神情。
   “我也希望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能决定就好了。”我躺在草坪上。
  千玺静了一下,紧接着大笑“诶!林溪雨,如果你有一个弟弟你肯定欺负人家。”
   “欺负?嘿!易烊千玺,过来,让姐姐疼疼你!”我站起来,千玺很醒目的跑开了。
  我俩追逐地跑到班长身边,陪伴着班长跑完了全程。
  那样地嬉笑打闹好像一个恍惚地梦,那时的我们有梦想有友情有时间,这样的时光似乎就能一起闹到地老天荒。




我还小,不谈恋爱。

         ——《全员加速中》1128语录


“那你有女朋友吗?”

“我有粉丝啊…”

“你这是在画什么?”

“千纸鹤。”

      ——1128的采访语录【2】


我们,都是被宠的小王妃。【害羞#^_^】


【千我】回忆之前,离别之后 5



            5 

我在入冬的夜里翻来覆去。

朋友这个词太遥远,太沉重了。


似乎像约定好了的一般,三天,三天,都没有说话。

大冰看着我们良久,叹了口气就转过身和女班长傥了。

  我看着旁边的人,算了,明天还是早起吧…


  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那天难得的没有刮风。

   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已经接近六点。

   我骑着我的单车出发去离家十公里的麦当劳。

   在冷风的吹袭下,我意识到这件事情其实从头开始就是我做错了。

   如果不是平时对他太过无理取闹,他或许对待我根本就不是这种哥儿们的态度呢…

   我为自己如此少女的心思吓了一跳。

   还是不要多想了,去买鸡米花吧。

  

  返程的途中很不顺,单车掉链了。

  只好推着车子往学校跑。

  终于…终于在七点十五分前进入了课室。

  大冰正在和千玺说些什么,一看到我,立刻就不说话了。

  我移开椅子,坐下。

  整个人累到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那个…”千玺轻轻推了我一下。

  听到他叫我,我把头抬起来。

  他递给我纸巾,指了指我的脸。

  我接过,把脸上的机油擦干净。

  “给你的。”我把鸡米花推到他旁边。

  他表情有些震惊,眉头轻轻一皱,紧接着松开,给了我一个十分美好的笑容。

  “这个给你。”他也从柜筒里掏出个纸袋。

  我接过,伸手摸了摸,里面是热乎乎的肉包。

  他是…

  眼睛不知道怎么就热了起来。

  “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易烊千你太好人了。”

  为了掩饰那过于傻气的泪水,我一口气将两个包子吃了下去。

  失而复得,果然是世界上最令人幸福的词。


  在2012年12月20日开始,班上就各种不淡定。

  除了千玺。

  千玺冷漠的看着我们传播着各种末日谣言。

  直言明天要回家吃饺子。

  “玉米饺子,三鲜饺子,韭菜饺子,冬菇饺子,羊肉萝卜饺子,玉米虾仁饺…”

  “行行行!打住。听的我都饿了。”我比了个停的手势。

   “看吧,这才是人类应该有的正常想象力,大冬至的什么末日不末日,就算是末日,你不还是要上学嘛?”

  看着他那真挚的双眼,什么也说不出来。

   在和大冰傥了一个晚自习后,第二天早上,太阳依旧升起。

  回到课室,看着他们三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饺子。

  “溪雨,快来,千玺给我们带了饺子。”女班长唤我。

  “末日没来,也别对食物失望啊,对吧,千玺。”大冰的嘴被塞的满满的还在说话。

千玺点点头。

“我当然不失望,我还要等我的白马王子呢。”

  “……”

  “这饺子是千玺包的。”大冰在千玺去办公室的空隙说给我听的。

  “我的天,易烊千玺也太牛了吧。”

  “他什么都会。”大冰对我暧昧的一笑,可我不懂他的意思。

   “你难道不知道千玺以前是干嘛的吗?”

   他这么说我更疑惑了。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以前做了什么可不关我的事,至少他现在是我同桌,也是比我小一个月的弟弟,我可不许你说他坏话!”

  “噢~是弟弟啊…”

  “嗯。是弟弟。”

  我果断的点头。

  放学一回家就跑去电脑那百度易烊千玺。

  看着百度首页的各种报道。

  各种疑问一下被打消掉,整个内心空荡荡的站不住任何位置。

  原来,我的同桌,是个明星……












11月第一天,还有27天就是烊烊的生日啦!(⊙o⊙)…


“不要舍不得啊,以后我还是会来回跑…”

     ——1128采访语录


你那么擅长安慰我们,一定度过了很多自己安慰自己的日子吧。


我在北部大城今天有点冷,南部小城今天天气又怎么样呢 。  ——1128微博语录